怎承得起这一盼千年

file

不是每一段等待都有尽头

十里楼台倚翠微,百花深处杜鹃啼。殷勤自与行人语,不似流莺取次飞。
惊梦觉,弄晴时,声声只道不如归。天涯岂是无归意,争奈归期未可期。

我明白你痴怨的心,我却负你坚贞的等待。

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裏人

听见低沉的号角,像是垂死的低嚎。

硝烟弥漫到了帐外,也许随时都有可能落寞与这定远荒冢。

这本不太平的世道,还有倭寇的叨扰。

又响起了号角声,呜呜的像是死神面前的呜咽。

看见那些呲牙咧嘴的人向我冲来,我极不情愿的抵御。没错,我不愿在这里征战,这懦弱无能的清政府不值得我去守护,若要守护,我也只守护我的绣娘。想到她我恍惚了,我忽然惊觉一阵刺痛,继而有利器划破我的衣衫,我那么单薄的衣衫。然后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它冰冷的进入我的胸腔,瞬间,鼻息充满了血的味道,也同时蔓延了我的视线。

旧时花开,前尘,若梦

file

绣娘自小便生美丽却不妖娆。

双眸剪秋水,十指剥春葱。朱粉不深匀,闲花淡淡香。淡淡衫儿薄薄罗。但眼中却有着一份执著和倔强。

她有豆蔻年华的清纯妩媚,也有锦色华年谁与度的幻想,只是她从不妥协与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婚姻。

乱世偷来的清闲,地安门外,她的二八芳华霎时绽放,绽放于他的面前。

风乍起,吹绉一池春水。闲引鸳鸯香径里,手捋红杏蕊。而两人也是身无彩凤双飞翼, 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他们有花前月下的浪漫与山盟海誓刻骨铭心的爱恋。一路虽不是坦途,但最终也成全了两个痴情的人儿。

百花深处胡同里,虽不是百花环绕的仙境,但也是百年前一对卷偶得爱巢。日子到也是平淡而幸福。

我终究是注定无法回到绣娘的身边,我知道她的盼归,我明白她的痴怨,我懂得她得坚贞,只是我已经无力与她共相白首了。

我只能化作一个幽魂,伴她左右……

来生,再续前缘……负你一颗心,来生还你千行泪。

残破了,等待

战火越燃越旺,也越逼跃近。那一日,官兵冲进家中,他被官府抓壮丁去当兵,夫妻从此分离,临别时,绣娘望着即将远征的他,叮咛着,眼泪划过脸颊,划进他的心里。君未离别已盼归,可是,烟波浩淼,空阔广漠,何时是归程。

她允诺他:等。纵然一生,也等。

平日,她坐在纳百花深处的树下望着远方的天。

一年,两年。 三年,五年。

期间不是没有人来追求,她一一拒绝。

每日不到黄昏便关起门来。

在旁人眼里她等的归人不是气吞江河的英雄豪杰,也不是羽扇纶巾的翩翩公子,只是一个平凡的青年。以何这般执著的痴痴?

可在她心目中,那是自己无可替代的另一半。归人也许终会变成了不归人,然而她依然在见证爱情,在痴痴的等。

把思念缝在了岁月的鞋底,任由时间打磨

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也许真就应了那句话。

一别经年,百花开了又落,燕儿去了又回,她在等待中,老了红颜。她却不悔,平日里眉目流转。孤芳自赏。精心化妆给梦里牵魂的人看。给自己筑了一道墙,容不得半点不忠。只有一颗盼归的心。

千里,天涯,等待,归期。日日缝着绣花的鞋子,将经年的思念,悠悠的心事都缝进去。时间,在她安详的面容上刻画出深深浅浅的印记,再也不是娇人的红颜,再也没有芬芳的青春,唯有等待的思念,在她缝着的绣花鞋里,印了一圈又一圈,走了一年又一年。她穿上,便走出声声落寞,声声寂寥,声声思念。
曾经的轰轰烈烈。曾经的千回百转。蓦然回首间他已消失不再。平凡的日子便没有了色彩。像纯净的水,渗进时间的缝隙,浇灌着那些记忆 。

绣娘每天都会去地安门外,去当年相遇的地方。看着归来的人,看着归来的路。望眼欲穿地看着有没有他。她不知他已经化作幽魂,穿这腐朽的铁衣却在门外不得进去……

一道城门肢解了一段本应平凡的爱情。城里有痴人兀自在等,城外有游魂苦苦叫门。

绣娘从青年等到了中年,从中年等到了老年,从老年等成了尸体,从尸体等成灵魂……

她守了千年,绣了千年。他等了千年,唤了千年。

可却越不过这一方城门。

一根绣花针扯出一段千年的痴情

file
百花深处依然在那里,白天看来南墙少见日光,薄薄的长着一层绿苔,高处有隐隐的几条蜗牛爬过的银轨。往里走略觉宽敞一些,可是两旁的墙更破碎一些。

月色下的颜色单纯得只有两种,明月皎洁,背景青黑,用手轻抚围墙,灰土随即坠下,那一块块土砖,曾目睹了多少往昔烟云,看着破旧的胡同,不觉满目苍凉之景,几许惆怅,几多无奈。

转眼千年过去,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在百花深处,有一位安详的老妇人。坐在大红门前,伴着昏黄的灯笼光,手捧针线,偶尔穿上几针,只是目光总朝着夫君出征的哪个方向,期待良久。

年复一年,青春随年华老去,离人最终战死沙场,永远回不到故乡,孤独的魂,穿着腐锈的铁衣,始终游离在班驳的城门外,爱他的女人一直为他而守侯,直到白发苍苍。千年之后,世人早已将他们遗忘,任凭将军矗立寒风中、站在城门外,穿着腐锈铁衣,眼中含泪,

呼唤城门开,两人的魂魄终究不能相逢,良人也永不回来,唯固守旧日离别的诺言,隔墙相恋直到成为历史的尘埃。

多情的过客醉倒在百花深处,从此不敢轻言离别。

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吧!
回复列表:
  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。与人为善,比聪明更重要!


登录